1. 女人樂生活
  2. 女人話
  3. 解惑專區

女子被關監獄裡,竟自述:那方面需求大,女囚們都飢不擇食!連獄卒、清潔工都不放過!沒想到她們竟然還...!再喜歡也不能這樣啊!

  • Karen

  • 10-27
監獄不是五星級賓館,生活條件是不行的。但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黑暗。一日三餐是有保障的。



還可以在規定的時間看看電視、報紙等等。下面就和小編一起來看看女子監獄實拍照,探秘女子監獄裡的生活!



全日本6個女子監獄裡的女囚們正在面臨著嚴重的性.壓抑問題,該國近2800名女囚犯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年紀在30歲左右,正值渴望X愛的「虎狼之年」,但是長期的牢獄生涯使這些犯人的生理無法得到滿足,產生躁動不安的情緒。更為嚴重的是,過半數女囚犯都有藥物成癮傾向,這使得她們在獄中倍感饑渴。
 

一名叫做Akiko的女士曾經在日本6間女子監獄中的五間裡服過刑,她對女囚性壓抑的狀況深有感觸:「每天晚上你都可以看到所有的女犯人們都在牢房的床墊上輾轉反側,有些人通過自我.安慰來緩解饑渴,不少人因為呻聲太大而遭到其他人的抱怨。」

 
Akiko告訴記者,在監獄中犯人可以用自己的錢來購買一些書籍,但是監獄閱覽室里可以借到很多更黃的書,比如成人漫畫或者成人雜誌之類的,以供女囚們「自娛自樂」。



作家SayuriYokota曾經是一名犯人,如今她是反毒品運動活躍人士。

在接受採訪時她指出,在監獄裡無論什麼樣的男人都會對女犯人產生莫大的性.吸引力。

「她們在獄中很難見到男人,連看守都是女性,所以再醜的男人對她們來說都無所謂。」
 


我服刑時要到車間裡幹活,那兒有個很肥的大塊頭男看守,但是每個女犯人都心甘情願地任他為所欲為,因為他還私下裡向女囚出售止痛藥片。



因此即便每個女囚都覺得那些男性化的犯人感,仍不能輕易地進行接觸。」

然而,如果女囚們夠幸運,她們可以在晚上張開腿,在其他人沒覺察到的情形下讓別的女囚用腳趾來····
 

來自獄友的自白:

都說清明時節雨紛紛,N年的四月五日清明節,天氣卻格外的晴朗。

今天是我離開看守所被解往女子監獄的日子,那間昏暗狹小的囚室,已經剝奪了我整整一年多的人生歲月,在這裡我飽嘗了初失自由和遠離親人的狂躁,也飽嘗了在等待審判的過程中帶給我的心悸和絕望。一直以為離開看守所的那天就是重回自由的那天,沒想到十一年的判決讓我離自由越來越遠。

與共同生活了一年多的同犯們一一道別後,我走出了看守所,臨上囚車前,我的隨身物被例行檢查,在經過一番檢查後我的一些物品被無端扣押,因不滿他們的侵犯行為我拒絕上囚車,激怒了看守所的一名男警,他拿出手銬將我反銬著硬拖上了囚車。
 
我坐在開往女子監獄的囚車上,那手上被緊緊嵌入肉內的銬子帶來的撕心裂肺的劇痛使我無心享受這久違了的燦爛陽光,此時再溫暖的陽光也無法驅散籠罩在我心頭的陰霾,憎恨,恐懼,絕望填塞了我流血的心房。

車子很快駛入了女子監獄,移動的鐵柵欄為囚車打開了女子監獄的第一道門,駛入幾步,第二道厚沉冰冷的鐵門又被打開,一幢四層高的監區大樓映入眼帘,樓前是一個不大的操場,望樓房,若不是每扇窗上安裝著鐵欄杆,粗一看,還真以為這是一座學堂。被疼痛麻木了的手已不覺得手銬退下後的感覺,血跡已經凝固,心也已凝固,下了車,我尾隨著同伴形同殭屍般履行著所有的入監程序,拍照,按指紋,檢查,剪髮,洗澡,換上囚服,帶上屬於我的番號牌,我的漫長的監獄生涯從今天正式開始。
 
我被帶進底樓的監區,找到門前有我番號名字的監室進入,監室里有六張雙層床鋪,供十二個人住,床下有一個木箱子是給我們放置衣物的,窗前的柜子上有一台彩色電視機,牆角有一個廣播箱,鐵門的兩旁是臉盆架,頂上有兩隻電風扇兩盞日光燈,床頂上還有一盞夜晚用的長明燈,監獄的晚上是不可以熄燈的。

忙碌了一天,轉眼已到晚上,躺在床上我才恢復了被麻木了的神經,那曾是我託付終身在災難臨頭卻嫁禍與我的老公他那道貌岸然的臉及那素不相識卻讓我身受劇痛的看守所男警官那兇殘醜陋的臉不斷在我眼前交錯重疊,手上的痛和心中的痛一起湧上了心頭,淚水如決堤般泄流出來,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多麼的柔弱,我的任性我的固執又將給我帶來多少傷害。那一扇扇在我身後關上的鐵門,是否還能為我打開?十一年的監獄生活,我是否能活著走出這扇監獄大門...
 
凌晨五點三十分,一陣哨聲把我從朦朧中驚醒,穿好衣服整好被子端坐在床邊上的小木凳上等候警官的開門,監獄裡叫開封,警官一到,由監室的室長叫起立,全監房的十二個人全站起來,同聲說「警官早上好」,等警官說坐下後再同聲說「謝謝警官」才可坐下,在晚上收封時也是這樣,聲音要洪亮,如聲音輕了警官會反覆叫我們重報。

我是非常厭惡這種的,總會感到刺到心裡某一根神經,所以每次開收封,我總是不叫的,如遇見警官的眼光時,我就裝著動動嘴巴,卻不發出聲音來的。當警官走出監區大門後,由監區的負責人安排每個房間的洗漱和上廁所的秩序,負責人都是犯人中選出來的,在監獄那些負責人統稱「四犯」,有大隊四犯,中隊四犯和小組四犯。

廁所和洗漱間都是在室外的,忙完洗漱後每個人都得進行監室內的清潔工作,擦窗,掃地,拖地等等,這些都是由室長安排的,七點整個監獄的犯人都到監區外的操場上做廣播體操,做完後回來吃早飯,早飯是稀飯還有饅頭和醬菜,醬菜的量很少,有時一監室的人還都分不過來,一塊普通的玫瑰腐乳要分成四塊給四個人,大家只得用自己買的醬菜來下飯。
 

中午和晚上都是吃飯,每星期四晚餐還有花式,如菜飯,麵條等,每個人的量都是按個人的胃口多少自己報的,不可以浪費,記得剛到監獄的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四,晚上吃揚州炒飯,量很多,第一頓吃覺得非常好吃,因太多了吃不下在晚上睡覺前又吃,第二頓就覺得沒那麼好吃了,又沒吃完只能放到第二天的早上再吃,第二天的早上,對著這已吃了兩頓的又油又冷的飯早就沒了胃口,但不能倒掉,只能泡點開水再吃,早晨的水都是隔夜的,不冷不熱的伴在油膩的飯里,吃得直打噁心,我是流著淚把這些飯硬吃下去了。我真不明白吃不了扔掉是一種浪費,那吃不了更撐著吃下去這就不是浪費了?撐壞了還要看病吃藥不就更是浪費嗎?
via

沒想到會是這樣!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點個讚分享出去吧 !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