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人樂生活
  2. 女人話
  3. 戀愛情節

母親嫌男友餵豬低賤,強逼分手!沒想到幾年後只能哭著說後悔!

  • 可愛在那邊

  • 06-07

我和田子是一個村的,一起上的小學,中學,高中。可到了高三那年,他迷戀上了打游戲,成績開始瘋狂的倒退。到鄰近高考的一個月幾次模擬,都在三四百 分處徘徊。當時,他找到我說,“咋辦?我讀不了本科了,充其量也就是個大專生的命。“我很同情的望著他,說實話,這一切都是他活該,誰讓他不好好學習。我 曾經警告過他,像我們這種窮山溝出來的,高考是唯一的出路,而他偏偏不聽,現在再努力,一切都已經晚了。

不過,我還是鼓勵他,“說不定到時候,你前面坐了個好學生,你視力那麼好,還可以抄點……說到底,高考有時候也是憑運氣的。”田子笑了笑,攏了攏我的長發,擁抱我,把頭靠在我的脖頸上,輕輕的吻了下去,我趕緊推開了他,紅著臉,跑去了教室。

我喜歡田子,雖然口頭上說,他要是考不上大學,我們就分手,可事實是他即使考不上大學,我也會等著他,等到大學畢業,嫁給他。我不能沒有他,我甚至不敢想像,沒有他的日子,我該如何去過活。

高考前的最後一晚,我們都住進了考場附近的小賓館內,那一晚,我心情莫名的緊張和煩躁。田子問我,你怎麼了?我看著他,第一次有了想哭的衝動。我好 害怕失去他,而他卻對我一點都不在乎,還笑嘻嘻的。我說,沒事兒,考前綜合症。他說,別擔心,女學霸,你會沒事兒的!我說,是嗎?可是……別可是了,我可 是等你拿到全市第一名,為你慶祝哪。我說,好吧……話音剛落,就哽咽了。

我發揮的特別好,每考完一科,我都覺得我離我心儀的大學更近了一步。我問田子,他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我真想踹他一腳,這家伙怎麼沒心沒肺的! 考完,我去他的考場找他,卻被告知,他下午英語是缺考的,當即,我頭腦一下子就炸了,他怎麼可以這樣,雖然我知道他英語不好,但為什麼要缺考……

考完回到家裡,我開始一遍遍的給田子打電話,可始終都打不通,他仿佛是從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我問他母親,他媽也大有恨鐵不成鋼的說,隨他的便,不爭 氣的孩子有和沒有,都一個樣兒。我想安慰幾句,卻不知道從何說起,干張了張嘴,田子媽說,我知道你喜歡田子,可田子他壓根兒配不上你,不要讓他耽誤了你, 好好上學,嬸子支持你。我拘謹的說了聲,謝謝……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心情回到了家裡,只是覺得很累,睡了一覺,睡醒後才發現眼角有淚水。
 

田子填志願也沒有回校,而這時,我從老師的口中得知,他報名參軍了,這一段時間正在抓緊鍛煉身體,應付體檢。我說,好啊,當兵是個好出路,男孩子嘛,有出息。再說了,部隊也可以考學……我如願報了我理想中的大學,接下來的日子就是回家等錄取通知書。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田子媽,嬸子說,“唉,這年頭當兵的也就是混兩年,鍛煉個好身體,他能考軍校嗎,那都是有關系的主兒。”我聽著有理兒,本來興奮 的心情,像被潑了一盆水,瞬間沮喪的很。不過,我很快就忘記了,因為這些事兒,在等待通知書的激動心情對比下,顯然算不上什麼。

九月份我開學,我再次試著撥了田子的手機,依舊是無人接聽,我想再找田子媽問問,母親阻止了我,說姑娘家矜持點,整天往人家家裡跑,也不怕老少爺們兒傳閑話。於是,我便假裝,忘記了田子,忘記了我們在一起的這些年。

大學四年,也有人追我,我也接受了一個男孩子,可我始終忘不了田子,每當我和男友親熱時,我的腦海裡浮現的都是田子的臉,可以坦然的承認,我找男友 的標准都是按照田子的面部輪廓去找的,有些和田子的眉毛相似,有些是眼睛,還有甚至是胡子……我有點偏執狂,變態,但都不管不顧了,你愛一個人,從小愛到 大,你就會覺得我一切瘋狂的舉動都情理之中。

大學畢業後,我順利的入職了一家銀行,這個時候,母親開始催婚,我說我還忘不了田子。母親只是冷笑了下,他啊,你喜歡他什麼啊,當了幾年兵,村裡的 人都傳開了,去都是喂豬的,到現在依然是。你說他要是讀了軍校,現在好歹是個官,可他哪,依然是兵,還是個喂豬的,有啥出息……我說,喂豬的咋了,在部隊 裡面,喂豬的也很高尚。母親說,別讓他拖累你,好嗎?我沒在吭聲……事後,我悄悄找到了田子媽,問了田子當兵的地方,我要去找到他,問清楚,這些年,忘了 我沒?如果沒有,我就要嫁給他。

可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我即將剪票進站時,我看到了不遠處的母親,哭的眼睛紅紅的,指著我說,“你要是敢去,從今天起,你就沒有媽了。”我說,“媽, 您這是何必呢?”母親說,“我是為了你好。”我哭了,“好,從小我就聽您的話,這一次,我依然聽。”我跟著母親回到了家裡,我撕掉了火車票。

這件事兒過後的小半個月,母親托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在高中教書的男孩,男孩什麼地方都好,可我就是不來電,母親對他滿意的很,三天兩頭讓他來家裡吃 飯。我想拒絕,可是看母親的樣子,我只能這樣敷衍著。直到聽說,田子要退伍了,我才鼓起勇氣和男孩說了分手,他倒沒有糾纏我,只是說了聲:謝謝。我到現在 我還在想,他為什麼會和我說謝謝,難道他也沒對我動過心,我提出的分手,對他來說也是種解脫。


田子回來後,我們開始頻繁的約會,母親知道後,背著我去找田子媽鬧,幾十年的老鄰居站在大街裡互相罵,母親說是田子勾搭我,想攀高枝兒,田子媽說是 我死纏著她兒子,兩個年過半百的老年人甚至都掄起了拳頭。田子知道後,對我說,別再纏著我,好嗎?我媽都快被氣死了……我說,我可以去勸。田子說,你走 吧,我有女朋友了。我不信,結果,第二天,果然他手裡牽著一個女孩,而且對我說,半月後就舉行婚禮。

母親知道我們分手了,開心的不得了,說,“你們不般配,你知道嗎?退伍回來後,只能當個保安。我救了你。”我第一次對母親發飆,“我的事兒不要你 管,你少操心,行不行?”母親罵我白眼狼,沒良心的。我說,“你罵我什麼我都認了,這輩子我誰也不嫁,准備當老尼姑。”然後搬離了行李,一個人辭了銀行的 工作,去了北京,這一走,就是五年。

五年,我其實早已經原諒了母親,我也又談了新的男朋友。回到家裡時,母親指著原處一個養豬場,“知道那是誰的嗎?”我說,“誰家的啊……”母親說, “田子的,我真是看走了眼,田子在部隊裡學了一套養豬的技術,回到家裡,沒多久就開始租賃田地,蓋起了豬舍,開始專業養豬了,現在規模大的很,而且還養了 雞,還有羊……聽說,前不久又自己又開起了超市,就在縣城裡,專業賣豬肉,雞肉,雜糧啥的,身價都過千萬,他媽都橫著走,目前,哈哈……”
 


我說,“是嘛,沒想到田子這麼有出息?”母親說,“人不可貌相啊……就大前天,田子媽還趾高氣揚的說,‘讀書有啥用,坐辦公室有啥用,一個月就那幾千塊錢的死工資, 我兒子照樣沒讀大學,現在照樣娶了個大學生,還是個名校的’我呸……“我笑了笑,沒再說話。

晚上的時候,我和男友四處轉著玩,路過田子的養殖廠,我在門口看了看,工廠的發展歷程以及田子的照片,突然內心一陣湧動。男友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兒,就是頭有點疼。然後,我銜了根茅草根放在嘴裡,眼睛裡卻不覺間濕潤了。

我和田子就這樣錯過了,但願,如有下輩子,我們還能在一起。


分享出去吧!人的價值不是這樣決定的!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