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人樂生活
  2. 女人話
  3. 女人心事

她喝了男友給的藥後不省人事 清醒後發現竟渾身濕透四肢無力!

  • Karen

  • 01-20

姜豆豆陪男友酒吧買醉,不小心在吧檯喝了一杯橙汁後竟四肢無力,被一直跟蹤她的慕容御帶走。

她知道自己被人下了藥,卻不相信這事和男友有關。慕容御帶她回別墅,找家庭醫生幫她解除藥性。被告知只能和男人有解除或者冷水浴2個小時才能解除藥性,而房間裡,只剩下她和慕容御兩個人,這該讓她該如何是好……

姜豆豆緩緩睜開酸澀的眼睛,窗子裡透進來清晨的陽光,今天是一個好天氣,看著陌生的房間,腦海裡驀地浮現昨晚的事情。

昨晚,她的意識始終清醒,慕容御在房間內的夜色中動作優雅的褪下襯衫,黑暗中能看清他的身型。

當時,姜豆豆覺得什麼都完了。

慕容御一隻手伸過來,姜豆豆無奈的閉上了眼睛,面頰上有無聲的淚水滑落。

但是,緊接著她就身子騰空被拎了起來。

姜豆豆嚇得睜開眼睛,驚慌錯亂的看到慕容御正把她拎向衛生間。

啪的一聲,慕容御打開衛生間的燈,在雪亮的燈光中,姜豆豆看到了他完美的肌肉線條。

在她閃神的那一剎那,慕容御鬆手將她丟進了深深的黑色浴缸裡,那浴缸大的就像一個小型的游泳池,她不能動,被摔得骨頭都痛。

慕容御的健碩的手臂伸向她的面龐,姜豆豆眼睜睜的看著他的手臂從自己的面龐邊路過,一直伸向她腦後,她的臉幾乎貼在他的手臂上,能感受到彼此的溫度。

她的迷茫目光迎上他英俊硬朗的臉龐,近在咫尺的四目相視,他幽深的眼底里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波動,然後就聽到身後傳來嘩嘩的流水聲。

冰涼刺骨的冷水緩緩將浴缸充斥滿,姜豆豆冷的漸漸在水中麻木。

「什麼都不肯說,你這是想引起我對你的興趣嗎?」慕容御的氣息就在她的耳畔,比水還要冰冷的菸草味道。

姜豆豆打個寒顫,結結巴巴的說:「沒有,真的沒有。」

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和這種高高在上的人有什麼交集,她對自己的草根生活安貧樂道。

姜豆豆並不知道自己的驚慌,就像一個走投無路的獵物,最容易引起獵人的獵心。

「你讓我有一定的反應。」慕容御薄唇輕啟,聲音慢條斯理的低沉,「但我不屑於和藥物中的女人做,我會讓你心甘情願的主動。」

姜豆豆震驚的一時不知如何答對,而慕容御的氣息已經離開她的耳旁,從容的走出了衛生間。

在慕容御消失的那一刻,衛生間的門自動關上,冷水已經漫到了肩膀,冷的牙齒打顫。

雖然藥效在慢慢消逝,但從酒吧一直到現在,姜豆豆都在和藥物對抗,消耗了大部分的力氣,剩餘的力氣一半被害怕壓榨而光,另一半被冷水帶走,整個人恍恍惚惚的,疲倦的倒在了浴缸邊沿。

昏迷中似乎感覺到一雙強有力的手臂將她托起,放到柔軟的席夢思上,她連睜開眼的力氣都沒有,昏昏然的繼續睡。

直到現在看著室內的窗明几淨,不禁懷疑,昨晚到底是自己從衛生間出來的,還是有人抱自己出來?

如果是有人,那麼會是慕容御嗎?

一想到慕容御,姜豆豆耳畔又迴響起他低沉的音質,「我會讓你心甘情願的主動。」

姜豆豆頓覺面紅耳赤。

房門被人禮貌的敲響。

「誰?」姜豆豆下意識的擁緊絲被,這才意識到自己什麼都沒有穿,不由得心跳漏了一拍。

如果說昨晚有人抱她出衛生間的印象是籠統模糊的,那麼脫下她濕衣服就沒有任何印象了。

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她還是以前的她,一方面是慕容御那句不屑於和藥物中的女人在一起,另一方面,如果他真想怎麼樣,她又能如何呢?

一切都在他的一念之間罷了。

「姜小姐早上好,我是這裡的女傭。」門外是中年女子穩重的聲音,「我來給您送衣服,可以進來嗎?」

「額,請進。」姜豆豆無法拒絕禮貌的人,而且她也想趕緊穿上衣服離開這裡,如果能離得開的話。

慕容御昨晚話中的含義,好像他們的交集不會止於比,想想都頭皮發麻。

白衣黑褲,頭髮熨貼的女傭輕輕開門進來,手裡捧著姜豆豆的白色T恤和淺藍色七分牛仔褲。

「姜小姐,您的衣服已經洗好、烘乾、熨燙好了,請您更衣。」女傭得體的微笑,將衣服放到白色的床頭櫃上。

「謝謝。」姜豆豆躺著眨巴著眼睛說。

「可否讓我服侍您更衣?」見姜豆豆沒有起身,女傭周到的請示。

「不,不用,你,麻煩你出去吧。」姜豆豆不習慣在外人面前穿衣服,即使是女的也不可以。

女傭當即意識到自己的存在讓她尷尬,輕聲說了句對不起,就退出房間,在關上房門的時候,提醒姜豆豆,「御少正在早餐,廚房也準備了您的。」

姜豆豆正伸向自己衣服的小手一抖,這是讓她和慕容御一起吃早餐?

能吃的下才見鬼了。

慕容御坐在長長的餐桌盡頭,陽光從他背後的落地長窗灑進來,在經過他的黑色晨衣後,光線都失去了溫暖,整個餐廳充斥著一種他獨有的清冷。

慕容御骨感修長的手指拿著銀質餐叉,切下一小塊牛排放入口中,緩緩咀嚼,然後喝一口鍍金咖啡杯中現磨的咖啡,這才抬眼漠然的往這邊看了一眼,算是知道了,然後繼續尊貴的吃早餐。

「姜小姐,您請坐。」女傭這才敢走到慕容御主餐桌旁的一張四方小餐桌的椅子,招呼姜豆豆。

姜豆豆雖然已經飢腸轆轆,牛排和咖啡的香氣也讓人胃口大好,她卻沒有動。

「我不想吃。」吃了會消化不良的,姜豆豆固執的拒絕,然後說,「我想回家。」

女傭沒敢說什麼,她也沒有資格說什麼,這是御少第一次帶女人回來,她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只好看著御少,恭敬的等候吩咐。

而慕容御好像沒有聽到她們的對話一樣,不動聲色的切著牛排。

姜豆豆注意到了女傭的神色,知道關鍵在慕容御這裡,深深呼吸一下,鼓足勇氣,走到慕容御旁邊。

「我知道你想知道會所裡發生的事情,以及我這樣身份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會所,但是真的很抱歉,我不能說。」姜豆豆聲音清脆吐字清晰,「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證,那個女人不是我傷害的,我從來也沒有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

慕容御切牛排的動作嫻熟流暢,無動於衷。

姜豆豆從第一眼見到這個男人,就打骨子裡懼怕,現在好容易開了口,不管對方有什麼反應,她都只能強撐著把自己要表達的意思都說出來。

「昨天的事謝謝你,作為謝意我可以請你吃頓飯,但是不會因為感謝你,就要告訴你我不能說的事情,這是我的原則。」

慕容御將咖啡杯往餐桌邊緣移動了一下,一直隨侍的傭人立刻明白是咖啡涼了,立刻換上一杯新的熱的。

「我的話,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能說的真的只有這些了。所以,請不要打擾我平靜的生活,我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姜豆豆長出一口氣,總算說完了。

慕容御拿起餐桌上摺疊整齊的餐巾擦了擦嘴,隨意將餐巾放在桌上,一旁有煙盒和打火機,他打開煙盒拿出一支菸,點燃。

姜豆豆見他始終不語,俊朗的臉上也看不出喜怒哀樂,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好在該說的話豆說了,「那麼,我走了。」

轉過身,準備離開。

女傭和其他傭人都靜等慕容御吩咐,這些傭人都不知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子是否明白,沒有御少發話,她這輩子也走不出這裡。

姜豆豆走了兩步,忽然停住就,又轉回身,咬了咬唇,眉頭微皺,最終還是開了口:「那個受傷的女人是你的家人嗎?我知道我沒有資格問這個問題,我只是想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先前她去過醫院,但是那是私家醫院,她被保安攔在了外面,也就是在那裡又看到了慕容御,如果不是他的家人,他應該不會這麼不擇手段的迫使她說出那晚的事情。

慕容御看著面前這個臉色蒼白,大眼睛晶晶亮的女孩子,他舒展的靠到椅背上,右手食指和中指間夾著的香菸在墨色菸灰缸裡優雅的彈了彈菸灰,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你說昨天的事謝謝我,謝我什麼?」

姜豆豆一怔,她當然是指他帶她離開月光酒吧,難不成還要謝謝他把她掉在鯊魚的血盆大口邊玩嗎?

「謝我把你從浴缸裡抱出來?」慕容御磁性的音質響起,「還是謝我幫你脫了濕衣服?」

【小說節選,未完】


沒想到竟是這樣!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點個讚分享出去吧!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