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人樂生活
  2. 婚姻事
  3. 夫妻之道

哥嫂來家裡沒換鞋,老婆鬧翻了天,打開嫂子留下的花布包後,我狠狠扇了她一個耳光……

  • alphaP

  • 01-10

14838756594250.jpg

我家是農村的,老婆家也是農村的,大學畢業後我倆都在市找了工作,婚後又在市裡買了房,算是在這個小城市落地生根了。

我家條件很差,讀5年級時,母親便不在了,父親是位農村教師,有一點微薄的收入。家裡兄妹3個,大哥16歲便出去打工掙錢,婚後就和大嫂起早貪黑地在城裡賣菜,還有一個妹妹當時也在讀書。說實話,如果不是大哥貼補,僅靠我爸那點工資,我根本讀不完大學。結婚買房時,大哥看我錢不夠用,還偷偷塞給我三萬塊錢,在我心裡,我感覺大哥比爸還要愛我。

我們工作的城市離家約有1小時的車程,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但我和老婆忙於工作,也隻有在節假日的時候才能回家。而大哥心疼我,怕我們平時銷耗太大,說自已進的菜是批發價,便宜,所以每隔三天,他就會來家一趟,給我們送一些平常吃的菜,大嫂蒸的包子,饅頭之類,有時他忙來不來,大嫂也會過來,所以大哥他們每來一趟,我家的冰箱總是滿滿的。

雖然大哥常常給我們送這個送那個,但老婆卻不領情,每次大哥或嫂子走後,老婆就很不高興,還一再交待我以後別讓我哥他們過來送菜了,說她會自己買。我問她為什麼?大哥好心好意地給我們送菜,哪裡不好?老婆卻說大哥送的菜都是他們賣剩下的,賣不完了才送過來的。我說那也是大哥他們辛苦用錢買來的,即使是剩的,也是好好的菜,何況那些菜明顯就是事先裝好的,根本不可能是賣剩下的。後來老婆才說,大哥他們每次過來,都不脫鞋,說她辛辛苦苦拖的地,被大哥踩得一塌糊塗。還有大哥他們的衣服臟,坐了家裡的沙發,她都嫌噁心。

老婆之所以生氣,我也理解,因為大哥大嫂每次來,的確把地踩髒了,雖然老婆備的有拖鞋,但大哥每次來送菜,進家前後不過5分鐘就走了,我讓人換鞋總太不好,也太見外。為此,大哥他們每來一次,老婆就跟我吵一次,說拖鞋白買了,地也白拖了,累得腰酸背疼的,從來沒一個心疼她的勞動成果。我也因此很憋屈,我大哥他們能有多臟,地再乾淨它也是用來走路的,要想不臟,除非大家都會飛。

前天晚上,大哥又過來送菜,我徹底怒了。那晚,天下著大雨,老婆知道大哥要來,就特別囑咐我這次一定讓他們換鞋,我點頭答應了。沒一會,大哥和大嫂就過了,他們一人穿著一件雨披,大哥抱著一大捆的東西,大嫂手裡拎著幾袋菜,儘管披著雨披,可大雨仍舊淋濕了他們的頭髮和褲子,臉上也全是雨水,大哥一邊抹著臉一邊笑著說:「今天碰到一個熟人,這是他們自家做的手工粉條,我知道小晴(我老婆)喜歡吃,我就買了一捆過來。怕淋濕我就特別用大袋子給包著!」我趕緊接過哥嫂手裡的東西放在地上,拿過毛巾讓他們擦臉,哥嫂擦了臉,我就給哥嫂倒了水,讓他們坐下。

而老婆聽到哥嫂來了,從屋裡出來了,看看哥嫂的腳,又看看地,臉立馬就變色啦。哥嫂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看看地上的一串串腳印和一地的水,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我趕緊讓哥嫂喝水,但哥嫂就嘗了一口,就托口說家裡還有事,就走啦。走時大嫂留下一個花布小包,說孩子馬上滿周歲了,給孩子買的東西。

送走哥嫂,我打開了那個花布包,我的心揪了一下,裡面是整整齊齊一萬塊錢,還有一個精緻的黃金鎖。我的眼淚瞬間流了下來,這麼多錢,這麼一個黃金鎖,得哥嫂賣多少菜,吃多少苦才能賺來。我想起了每年冬天時,大哥那凍爛的臉,大嫂那裂著大口子的雙手,我就感覺得手裡的東西沉甸甸的。這時老婆拿著拖把過來了,嘴裡嚷嚷道:「噁心死個人了,送個什麼破菜,像誰買不起似的。」我起身,一句話沒說,兩個嘴巴就打在了老婆臉上,一把拉過她,讓她看哥嫂到底給孩子拿來了什麼?

可老婆隻是瞥了一眼,然後拿眼睛瞪著我,眼淚嘩嘩地流著,沖我罵道:「你敢打我,就為你哥你嫂,你就敢打我!把他們的東西扔了,誰稀罕他們的破東西!」然後哇聲大哭。我以為老婆看到哥嫂給孩子拿的東西會感動,會感恩,卻不想老婆會這樣。第二天我還沒上班,丈母娘就來接走了老婆和兒子,到現在第3天了,連個電話都沒有。我打電話過去,丈母娘卻說以後我都不用再打電話了,說過不成,離婚算了。看到老婆這樣,聽到丈母娘說這樣的話,我很心痛,我哥嫂真的不該來送菜?我真不該打她?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