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人樂生活
  2. 婚姻事
  3. 婆媳相處

心機兒媳婦遇上億萬身家的「慈祥」婆婆!沒想到某次意外她流產後.....才發現婆婆她....薑是老的辣啊!

  • louis

  • 12-29

起初認識張銘的時候,兩人是大學同學。一個是貧苦山村靠著自己努力考上重點大學的姑娘,一個則是通過家庭關係買進學校的紈褲子弟。起初趙娜是拒絕張銘的瘋狂追求的,但是當她的一個室友被包養以後過著奢侈生活,讓這個曾經視金錢如糞土的姑娘,對金錢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貪婪。就這樣半推半就的成了張銘的女朋友,自然也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臨近畢業的時候,趙娜原本希望靠著自己的努力在職場打拚出一片天下,可是新時代獨立女性的美夢在一次次的現實碰壁中被打碎。再看看張銘,雖然剛畢業靠著家裡,已經是一家公司的老闆。發自心底的說趙娜恨張銘,自己的努力一無所獲和張銘不勞而獲的形象形成了巨大的對比。再加上張銘身旁不斷出現的姑娘,讓趙娜心裡產生了莫名的危機感。

她知道她該行動了,她希望通過懷孕來逼婚,坐實自己富家太太的身份。她把避孕的藥片偷偷換成維生素,查閱無數讓自己容易懷孕的可能。可是每個月那幾天到來的時候,她都無比沮喪,自己謀劃的計劃一次次的泡湯。

2.

在一次同事聚會時,想起自己的落差喝的爛醉。別有用心的男同事們把她送到了賓館,等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她無比的懊悔,想著自己背叛張銘的那一晚,她幾次想說出口。可是都沒有辦法張嘴,因為她不在乎失去張銘這個人,她不願失去的是變成富人的這張「門票",然而這樣的懊惱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她發現自己懷孕了,雖然連父親都不知道是哪一位。

 

她把消息告訴了張銘,張銘欣喜萬分,說要帶她見母親,商量結婚,並且讓她趕緊辭職。辭職的那天,裝作用著仇視的目光掃射過那天聚會的男同事,其實心裡滿是竊喜,她高興的是自己的孩子不需要被這其中一位吃著死工資的人養育,自己和孩子即將迎來榮華富貴的生活。

張銘的母親顯然在電話裡已經聽說張銘說過了這件事,這個商場拚殺多年的女人,原以為會像無數電視劇裡的豪門婆婆一樣敵意的對待趙娜,卻流露出一個慈祥的神情,就像即將擁抱這個即將到來的孩子。那天趙娜受到了母親一般的關懷。就這樣張銘和趙娜順理成章的奉子成婚,生活在了一起。

婆婆平時是個大忙人,可是每次照顧趙娜都格外小心,完全不像一個老闆的架子,煲粥,陪她逛街、看電視,連趙娜去醫院檢查也親自去醫院。每當遇到婆婆如此,因為秘密,也讓趙娜心裡格外的愧疚,同時也堅定堅決不說出來,她怕失去了現在的一切。

心机的儿媳妇遇上亿万身家的慈祥婆婆,一场大病扯出另外一段故事3.

每次從醫院出來之前,趙娜都會悄悄的問醫生會不會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醫生都放心的告訴她,除了親子鑑定,絕對不會查出來。雖然醫生這麼說,趙娜總是惴惴不安。可是婆婆依舊還是很慈祥,逐漸隆起的肚子,讓趙娜母性大發,對這個即將到來的生命,有了萬分期待。自己已然身在豪門,但是擔心有天事情暴露,便在和丈夫的財產上都留心的放上了兩個人的名字。

孩子六七個月的時候,趙娜突然覺得腹中一陣絞痛。嚇得婆婆和張銘從公司趕了回來,婆婆驅車把趙娜送到了醫院。好在搶救即時,趙娜安然無恙,可是孩子卻流產了,而且趙娜再也沒有懷上孩子的可能。

趙娜覺得她可能會失去她擁有的一切了。

但是婆婆還是依舊對趙娜呵護備至,婆婆說女人小產後也要照顧好自己。便把公司交給手下人,自己回來做起了專職保姆。安娜每每難過的時候,都會抱著婆婆哭泣。婆婆也像母親般的拍打著趙娜的後背,讓她不要難過。

這件事另一個受打擊的則是張銘。原本陽光開朗的他,終日以酒度日,頹喪無比。就這樣婆婆負擔起照顧趙娜的身體,還有張銘的情緒。

終於這個女強人支撐不住,昏倒在家裡。

4.

值得慶幸的是,沒有大礙,醫生祝福婆婆一定要調理好身體。於是家裡找了好幾個保姆。

小產的事情讓趙娜變的特別敏感,她逐漸發現了丈夫居然與保姆們有染。最後,趙娜起初容忍無比,可是閨蜜告訴她,這樣小三上位的新聞時,她才起了戒心。

一次她梨花帶雨的哭訴,告訴了婆婆。婆婆知道後勃然大怒,趕走了家裡所有的保姆,狠狠的訓斥了張銘一番。張銘居然因為這件事,變的格外勤奮,也對趙娜十分的關心。

 

一年後,在張銘百般的央求下,婆婆也表達了自己想要抱孫子的意願。兩人最終從孤兒院領了一個孩子。雖然不知道孩子的父母是誰,趙娜卻對孩子十分的關愛,視如己出。可是好景不長,孩子居然得病,急需獻血。醫生無奈的告訴他們,血庫裡沒有孩子的血型。

這時候婆婆冷酷的說,醫生你試試我兒子的血,他肯定行。醫生驗血後發現果然匹配。

5.

待到孩子治好以後,趙娜問婆婆為什麼肯定張銘的血能救孩子。婆婆慈祥的臉上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說到:「因為他就是張銘的孩子呀。」

趙娜一時迷糊了,不知道怎麼回事。

婆婆便把一切從頭道來:「你知道你的孩子是怎麼沒的嗎?起初我挺喜歡這個孩子的,只可惜醫生告訴我是個女孩,我這個人就是重男輕女,自然不會讓她出生。這也是我為什麼天天給你煲粥的原因,你知道我得讓你把孩子流掉,又不能讓醫生發現,這可是慢性的過程哩。」

趙娜聽完後,胸腔裡吐出一口熱血、婆婆眼睛都不眨一下,繼續說:「一開始呢,我是覺得對你有點點愧疚,只可惜後來醫生跟我說,你流掉的孩子親子鑑定後孩子不是我兒子的,那我也就沒什麼所謂。但我得戲得的好啊,畢竟是我兒子,對你還有點感情。我就找了些年輕保姆,這孩子也是保姆生的。也不錯,是我的孫子,至少是我們張家的種。」

趙娜一陣暈眩,昏了過去。

6.

趙娜的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光,看不清任何的東西。只能聽到隱約醫生搶救的聲音,嘈雜的人群中,趙娜聽到個慈祥熟悉的聲音。

「銘銘啊,趙娜去了,我也很傷心,但是節哀順變吧。但是孩子不能沒媽,之前來家裡的那個李保姆還不錯,我把她找來,你倆過日子吧。」

「嗯。」一個哭腔般的聲音,混在了其他人聲中。
 

趙娜想說些什麼,可是眼前一黑。

醫生無奈的擺擺手:「對不起,你們是病人家屬吧。病人慢性病,器官衰竭,已經死亡,節哀順變吧。」

婆婆掏出紙巾,在乾澀的眼角隨意擦了擦。

心机的儿媳妇遇上亿万身家的慈祥婆婆,一场大病扯出另外一段故事

女人能在商場打拚有一定成就,可並不簡單,剛入社會的年輕人哪能是老狐狸的對手,到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