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人樂生活
  2. 女人話
  3. 戀愛情節

為生兒子他瞞著溫柔髮妻在外生子!沒想到直到孩子去世後...妻子卻笑著說出一切!讓他咳出血了......

  • louis

  • 12-28

週末加班回來的沈願到衛生間上廁所,一眼看到垃圾桶裡有一張用過的廁紙,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畢竟高承筠一天都沒有出去,連午飯都是自己叫的外賣。

可是細心的沈願發現這張紙的摺疊方式與她和高承筠一直以來的都不一樣,而且,男人小解是不用紙的。

她不動聲色地走出衛生間。

高承筠的眼睛仍盯著電腦屏幕,聽到聲響大聲問:「老婆,我們晚上吃什麼?」

沈願若無其事問:「有人來借過衛生間嗎?我放在洗手台上的口紅不見了。」

高承筠背對著她,沒有任何異常:「沒有,或許你放到其它地方了。」

沈願走進臥室,床鋪一如既往的整潔,床單被罩都是她早上走時的那一套,可是她十分肯定,高承筠出軌了。

相戀兩年,結婚四年。她以為永遠不會背叛她的高承筠,出軌了。

她鼻子發酸,眼睛發脹,床頭放著她的口紅,她捏在手裡,擰開蓋子,在床單上畫了一條長長的痕跡。

她拆了床單、被罩到陽台去洗,高承筠奇怪:「咦,不是找口紅的嗎,怎麼忽然洗起床單來了?」

「找到了,就在床頭櫃上,剛剛拿的時候不小心蹭到床上了。」

 

高承筠「噢」了一聲沒再說話,又繼續玩遊戲。

沈願把床單、被罩狠狠塞進洗衣機,彷彿那樣,心裡才好受些。

這台洗衣機還是帶烘乾功能的,就因為沈願不喜歡雨天的時候陽台上掛滿衣服破壞美感,高承筠就多花了一倍的錢買了帶烘乾的洗衣服,買來的時候還被沈願爸媽說了好一通。

他明明那樣寵愛她,為什麼一轉眼就能和別的女人卿卿我我?

沈願找了私家偵探查高承筠,一個星期後,她在私家偵探手上看到照片。照片裡,高承筠和一個長發的女人在逛街,姿態親暱曖昧。那女人年紀跟沈願差不多大,也不見得比她漂亮,甚至有一點俗豔。

可是,那女人的腹部高高隆起,她懷孕了,看樣子已有七八個月。

沈願笑起來,那聲音淒厲如夜梟,笑得不能自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她終於知道高承筠為什麼出軌了,因為她,沈願,不育。

2

沈願無法懷孕是結婚第二年查出來的,因為肚子遲遲沒有動靜,他們兩人被沈願爸媽逼著到醫院做檢查。

結果出來後,沈願十分鎮定,她對高承筠說:「如果你嫌棄我,我願意離婚。」

彼時的高承筠同她蜜裡調油地過著二人世界,對於小生命的降臨並不期待。更何況他父母早亡,也沒有公婆的壓力。反倒是沈願的父母覺得對不起高承筠,先前還有些不滿他懶散、不上進,這以後簡直把他當親兒子疼。

他是什麼時候萌生出要孩子的念頭的?

沈願竟一無所知。

早前的時候她還問過他,要不要領養一個孩子。

他說:「我最煩孩子了,到時候還要跟我搶老婆,不要不要。」

原來他要的是自己的孩子。

傍晚高承筠下班回來,沈願已經回來了,她沒在煮飯,而是一臉凝重地坐在沙發上等他,說是有話跟他說,這讓他有些緊張。

不,他做得那樣隱蔽,她不會發現的。即使這樣篤定,他還是有些緊張。

他坐到她身邊,笑嘻嘻問:「什麼事這麼大陣仗?」

沈願不急不緩地說:「有一件事我瞞了你很久,本來想瞞你一輩子的,不過這件事忽然有了轉機,我想還是讓你知道吧。」

高承筠奇道:「什麼事?」

 

「老公,之前我們做過檢查,醫生說我子宮寒涼懷不上孩子,那其實是我騙你的。我很好,身體健康,沒辦法要孩子的是你,醫生說你的精子活躍度太低……我怕你難過,也擔心我父母會逼我們離婚,所以才騙了你。但是最近香港那邊來了一位美國的醫生,最擅長男性不育這方面的疾病,我想陪你去看一下……

「老公,你臉色怎麼這麼差?你不要擔心,就算治不好我也會陪在你身邊的,更何況現在科技發達,我們還可以嘗試試管嬰兒……」

高承筠的臉色已經無法用難看來形容了,簡直是一會兒青一會兒黑,像調色盤一樣精彩。有一瞬間他懷疑沈願已經發現了一切,她所說的一切都是在挑破離間。可是她的神情一如既往地溫和,眼底全是關心和焦急,什麼都看不出來。

難道她說的是真的?

高承筠站起來:「我現在很亂,你讓我出去走走,靜一靜。」

沈願眼裡的擔憂溢於言表:「好,那你早點回來。」

高承筠不會輕易相信沈願,出去之後他立刻就去了醫院,第二天檢查結果出來後,他一看,頓時五雷轟頂,原來沈願說的都是真的!

那蘇情肚子裡的孩子……

高承筠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陰冷。

3

高承筠幾乎是發瘋一樣地衝到了蘇情的住處。

自蘇情懷孕以來,高承筠一直對她百依百順,捧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她要什麼他就給她買什麼,她胡亂發脾氣的時候他連重話都不捨得說一句。

為什麼?就因為她肚子裡懷的是他的孩子。不,她讓他以為那是他的孩子。

一開始他對孩子並不上心,沈願漂亮、能幹,什麼都會,每天將他伺候得舒舒服服,薪水亦是他的一倍多,家裡開銷基本全靠她,他的工資只夠自己吃喝玩樂和偶爾給沈願買禮物。他離不開她。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朋友圈曬娃的人越來越多,那些小小的軟軟的帶著笑的面孔,像天使一般,他心底最柔軟的部分被觸動。慢慢地在街上在商場,他會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向那些小娃娃。

就是那時候,他渴望有個孩子。

最好是他和沈願的孩子,可惜,沈願不能生育。他也考慮過試管嬰兒,他諮詢過醫生,沈願的情況不適合做試管嬰兒。

蘇情是他在酒吧認識的,一夜情。如果不是後來她打電話給他說懷孕了,要錢打胎,他大概不會再和她聯繫。

蘇情在靠在沙發上看時尚雜誌,見他怒氣衝衝,也只是驚訝地撩了撩眼皮:「怎麼了,你家裡那隻不會下蛋的母雞又惹你生氣了?」

高承筠臉色鐵青地瞪著她。

蘇情有些害怕,終於扶著腰站起來,走到他跟前,嬌嗔:「你這是怎麼了?這麼大怒氣兒子都要害怕了。」

高承筠的目光落到她高高聳起的腹部,蘇情繼續說:「兒子今天又踢我了,最近活潑得很,生出來一定是個皮小子……」

高承筠忍無可忍,一巴掌狠狠扇到她臉上,蘇情一個不穩摔到地上,肚子狠狠抽痛了一下。她柳眉倒豎,怒道:「高承筠,你發什麼神經?」

 

高承筠冷冷地看著她,蘇情有些心虛,自己撐著沙發站起來,卻是不敢靠近他了。一雙丹鳳眼轉了幾轉便紅了,眼淚也跟著滴了下來,當真是楚楚可憐。

「高承筠,你不要我們母子了儘管說一聲,我知道我沒你老婆有文化,也沒她高貴,就算我懷了你的孩子,在你心裡她還是你最愛的人,你要回到她身邊去你就去吧。我不會打擾你,我會靜靜地離開你,一個人把孩子撫養大。你是我最愛的人,我不會給你添麻煩。但請你不要動手打我,我肚子裡還有我們的孩子……」

說到最後簡直泣不成聲,她一邊哭一邊拿眼風偷偷瞧高承筠,卻見他面無表情,毫不動容,便有些哭不下去了。

「你去醫院把孩子拿掉!」

「你瘋了嗎?這可是你的親生兒子!」蘇情簡直目瞪口呆,高承筠有多期盼這個孩子她是知道的,怎麼會突然叫她把孩子拿掉?

高承筠冷笑一聲:「你確定孩子是我的嗎?」

蘇情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高承筠你說這話什麼意思?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我告訴你,這孩子我是不會要的,你拿掉也好,不拿也罷,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從今以後我不會給你一毛錢!」

「高承筠你不是人!」蘇情歇斯底里地叫起來。

高承筠只是冷冷地看著她,充滿了仇視。

「你不怕我告訴你老婆嗎?你敢拋棄我,我就去你家鬧。」蘇情露出凶相,她本也不是善女,和高承筠一起也不過是求財。他願意離婚娶她最好,不願意給她一筆錢她把孩子留給他也好,她要的只是錢。

「你去啊,我老婆不會相信的。」是啊,他沒有生育能力,沈願怎麼會相信這個女人肚子裡是他的孩子。

蘇情被他的無恥驚呆了,咬牙切齒:「你不是人!」

高承筠摔門而去,這個房子,他以後都不會來了。

4

高承筠很後悔,孩子算什麼,沈願才是陪他一輩子的人,他當初怎麼會被豬油蒙了眼睛,竟然找別的女人給他生孩子?

沈願多好啊,明明是他的問題,為了他的尊嚴,硬是把過錯扛到自己身上,這麼好的女人天底下哪兒還有第二個?

這幾天他對沈願越發得好,幾乎百依百順,家務活也一應承包,遊戲也不打了,徹底脫胎換骨。

沈願一如既往地和他笑鬧,只不過眼底多了一抹冷意。

這天沈願約了閨蜜一起做頭髮,剛走到小區門口,一個長發大卷的女人就走出來攔在了她前面。

這女人挺著大肚子,臉色憔悴,嘴上卻搽了大紅的口紅,襯得面容有些詭異。沈願當然認得她。

「高太太。」

「你是?」

蘇情開門見山:「我肚子裡懷的是你老公的孩子,我知道你沒辦法懷孕,如果你給我一筆錢,我願意把孩子給你,我生下孩子後就消失,永遠不在你們夫妻面前出現。」

沈願忽然笑起來,她氣質高雅,這時候卻像是聽了什麼笑話,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好不容易止住,她上下打量蘇情:「這位小姐,你是不是搞錯了?我老公他……沒有生育能力……哈哈哈,太好笑了,你來訛詐前不先瞭解一下情況嗎?」

蘇情的臉色「唰」一下白了,她終於明白那天高承筠為什麼發火,為什麼叫她把孩子拿掉了!她跟高承筠在一起後,雖然沒有跟以前的男朋友斷了聯繫,但她肚子裡的的確確是高承筠的孩子。可是,怎麼會,怎麼會……

眼前的女人還在笑,嘴角噙著嘲諷不屑。女人的直覺一向很準,蘇情踉蹌後退:「是你,是你做了手腳讓承筠以為他不育!」

沈願溫柔地說:「怎麼會是我呢?是他自己去醫院做的檢查,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早知道他出軌!我要告訴他去!」

「你覺得他是相信你,還是相信醫院的證明?」

蘇情瞪著她:「我會把孩子生下來做親子鑑定,到時候,哼……」

 

沈願卻並不慌張,走近一步,陰沉沉地看著蘇情:「你覺得我會讓你把孩子生下來嗎?」她仍然笑著,可是眼底一絲笑意都沒有,只有徹骨的恨意和滔天的怒火。

蘇情害怕了,連忙護著自己的肚子,沈願卻已經笑著揚長而去。

5

「老公,今天有個莫名其妙的女人來我,挺著個大肚子,說懷了你的孩子,要我給她錢。我都要笑死了,如果不是知道你的情況,說不定還真給她騙了錢去。」沈願一邊卸妝一邊若無其事地說。

正在喝水的高承筠身子一震,杯子裡的水都灑了出來,好在沈願全神貫注對著鏡子,並沒有發現他的異常。高承筠勉強笑了一下,他沒想到蘇情還真敢來找沈願。他道:「現在騙子的花樣越來越多了,你不用理。」

「那個女人還威脅說要去你公司鬧,唉,雖然我知道她是騙子,可是鬧到公司去總歸影響不好。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哪裡冒出來的,怎麼就盯上了我們家?」

高承筠眼裡閃過一絲狠意,這個女人簡直太不知好歹了!

第二天他就約了蘇情在咖啡廳見面,可笑蘇情還以為高承筠怕了來同她復合,高高興興地打扮了一通。

她到的時候,高承筠已經替她點了一杯她最愛的鴛鴦奶茶,溫言軟語地哄著她喝下去,又是道歉又是發誓,哄得她心花怒放。

他陪了她一整天,晚上更是留宿在她這裡。

誰知夜裡蘇情肚子疼,她自睡夢中被疼醒,下身濡濕一片,一摸全是血,她大驚失色,大聲叫高承筠的名字。

燈亮了,她看到高承筠站在床頭冷冷地看著她,眼神像毒蛇一樣。電光火石間,她全明白了。

「你在奶茶裡下了藥!」

「現在才知道太晚了。」

「高承筠你不是人,我肚子裡是你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孩子啊!」蘇情尖叫著,額頭上疼出了冷汗,她覺得有什麼東西正脫離她的體內,她無論如何都留不住。

「送我去醫院,高承筠!」她從床上撲下來,肚子因為劇烈的震動,疼痛更甚。她覺得自己快死了,她哭著哀求面前冷漠的男人,「這是你的親生孩子啊!你老婆騙了你,她早知道你出軌,我求求你快送我去醫院!」

高承筠的臉上閃過一絲遲疑,可是很快他的腦海裡浮現出那張診斷書,不,這個女人在撒謊,醫生不會騙他的。

「孩子真的是你的啊!你送我去醫院,你讓我把孩子生下來做親子鑑定,如果不是你的我馬上帶著孩子走,求你了!我不想死,我的孩子也不想死啊!」

或許是她的眼神太過悲痛,又或許高承筠也起了疑心,最終他將蘇情送到了醫院。

可是一切已經太晚,孩子死了,是個男孩。蘇情雖然救了下來,但是大傷元氣,以後都不可能懷孕了。

沒幾天親子鑑定的報告下來了,高承筠看到報告的一瞬間猶如五雷轟頂,幾乎不能呼吸。

這孩子是他的!

他親手殺死了他的兒子!

他嗓子裡一陣腥甜,只覺萬箭穿心,終於「噗」地一聲噴了口血出來。

 

6

高承筠不知道是怎麼回到家的,開了門只見沈願坐在沙發上,嘲諷地看著他。茶几上放著一張離婚協議書。

「一切都是你設計的,你早知道我出軌,你讓我親手殺死了我的兒子,沈願,你個毒婦!」高承筠歇斯底里地叫起來,恨不得沖上去扭斷這個女人的脖子。

沈願笑了,那麼溫柔,甚至還帶著一點驚訝:「你說什麼呢?我可什麼都不知道呢!哎呀,原來你出軌了,我說怎麼最近花錢那麼厲害!」

「你想離婚?休想!我的兒子沒了,我不會輕易放過你!你自己沒本事生孩子,還不讓別的女人給我生,你簡直不知廉恥!我告訴你,我跟你耗上了,以後我還會找別的女人生,你就只能看著,憋屈著!」

沈願憐憫地看著他,像看一個笑話,她嫣紅的薄唇親啟:「你以為你還生得出來嗎?」

「你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在診斷書上做了手腳嗎?哈哈哈,你太天真,我怎麼會做表面文章,我要做就永絕後患。知道你出軌後我天天在飯菜裡放大量的粗製棉籽油,棉籽油你知道嗎?長期食用會對男人的生殖系統造成不可逆的破壞。怎麼你沒吃出來嗎?」

「我殺了你!」

高承筠氣瘋了,不顧一切地撲上去掐住沈願的脖子,就在這時,門「轟」一聲被撞開,沈願的父母帶著兩個警察趕到了。

一行人趕緊上前拉開高承筠,兩個警察將他制住,他兩眼通紅,瘋了一樣反抗。

沈願趴在母親懷裡哭訴:「他在外面有女人,我已經答應跟他離婚,他還想殺了我!」

沈母摟著她安慰道:「別怕別怕,一切有爸爸媽媽在。」

高承筠被警察帶走了,雖然是殺人未遂,不過到底是夫妻間的事,而且高承筠也一再強調自己是一時氣昏了頭,悔改態度非常好。現在就看沈願原不原諒他了。

警察安排他倆單獨談話。

沈願的脖子上還留著淤青,用一條青色絲巾遮擋著。她淡淡地笑:「高承筠,只要你同意淨身出戶,我就不起訴你。」

高承筠冷笑:「你以為我不懂法律嗎?殺人未遂判不了多久的,更何況我們還是夫妻。」

「送你進監獄有什麼意思?」沈願輕輕撫摸自己素白的手指,嘴角揚起,「我手上有你出軌的證據,就算打離婚官司你也贏不了我。你說如果我把這些宣揚出去,你們公司領導會怎麼想?我知道你們公司有意升你為部門經理,如果領導知道這件事,你說,部門經理還會是你嗎?」

「你少嚇唬我,就憑私家偵探拍到那幾張照片根本算不上證據!」

「那如果是蘇情提供的呢?我想想看,有你們的親密照片,還有不雅視頻——你一定想不到她偷偷錄下了你們的好事吧?噢,那張親子鑑定的報告她也給我了。」

 

「不可能!蘇情不會這麼做!」

沈願哈哈笑起來:「高承筠你太不瞭解女人了。現在最恨你的人不是我,是蘇情。你親手殺死了你們的孩子,還害得她終身不孕,你以為她會原諒你嗎?當然了,我也是給了她好大一筆錢她才同意把證據給我的。」

高承筠不敢置信地瞪著沈願,不敢相信面前這個女人是他同床共枕了多年的妻子,她心思縝密,把一切都算好了,她簡直太可怕了。看著她眼底泛出的寒光,他不禁感到了一絲恐懼。

沈願站起來:「你好好考慮考慮,不過我想你會同意的。」

她說得沒錯,高承筠同意了,因為他沒有其他辦法。

7

兩年後他偶然在商場遇到沈願,她已經重新嫁人,身邊帶著一對漂亮可愛的龍鳳胎,像足了她。

他震驚,沈願不是不育的嗎?

沈願看著他震驚的模樣,溫柔地笑起來:「孩子是我經過調理做試管嬰兒生下來的。我先生是中醫,最擅長婦科。你看,孩子是不是很可愛?」

說完這一句她的先生就到了,那人看她的眼神讓他想到當初的自己。這兩年他過得並不好,淨身出戶帶給他極大的經濟壓力,雖然他升為部門經理,但工作壓力也隨之增加。在雙重壓力下,他的身體狀況又出了問題,被診斷出了胃癌。

意思是發現對方出軌了,一定別衝動,別鬧,留證據在手,好好想想是要什麼?主動權掌握自己手上,才是王道。讓他生不如死!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